导航菜单

大发pk10uu快3手机购彩-车祸图片网

‧數據圖表/第三勢力崛起?看歷屆政黨票得票變化參謀總長沈一鳴在黑鷹空難殉職,空幼同學盧耀欽貼出沈一鳴(後排左五)與同學們餐敘的照片。 圖/取自盧耀欽臉書 分享 facebook 黑鷹空難殉職的參謀總長沈一鳴,其空幼同學盧耀欽(上校退伍)在其臉書上悼念稱,沈一鳴當年為考慮家境捨棄高中才念空幼,沈年輕時崇拜李小龍。他的同學中,已有9人離去,「青冥有路,有一天,我們會在天上重聚」。我的軍校同學沈一鳴,從民國68年11月17日初任中尉飛行官起,到109年1月2日,在上將參謀總長任內空難殉職時為止,長達40年又47天從未間斷的報國生涯。 做為中華民國空軍培養的職業軍人,從空幼到空官,唸了七年軍校。畢業迄今超過四十年,這期間,我總共失去了九位傑出的飛官同學。其中兩位─吳富景中尉與沈一鳴上將,他們因公殉職的時間,相距將近四十年。都說「青雲有路,志為梯。」是的!我們這些同學,都懷著遠大的志向,通過無數次考驗,終於一飛沖天。然而,就在青春最美好,或是生命最燦爛的時刻,從長空殞落。他們的生命軌跡,有長有短,但刻在我的魂魄裡,都像永不消散的「凝結尾」,在碧空中閃閃發亮。在大學任教,我常常對學生提起我所認識的空軍英雄。高志航、沈崇誨、李桂丹、陳懷生……等這一大串名單背後的英雄事蹟,距離他們太過遙遠,早已縮成歷史畫冊中一張小小的拼圖。可是,當我說「每次去碧潭,都會到對面的空軍公墓,去看我的同學」時,教室裡騷動不安的情緒,立刻就被凍結。英雄很遙遠嗎?其實,英雄就在我們的身邊。先說吳富景的故事……107年12月23日晚上,我帶著一批學員逛旗山老街,正在興高采烈地隨意遊蕩時,無意間,竟然一腳跨入我記憶迴廊的深處……那是一座位於中山路上的三合院,是我空幼、空官學長吳富堯(2059期)、同學吳富景兄弟,和他們的堂兄弟吳坤明三人從小生長的院落。在入口處,輪椅上端坐著一位滿頭白髮的尊長,向「他」問路,才知道「她」原來就是富堯、富景兩兄弟已屆87高齡的母親!民國69年暮春,吳富景在台東外海駕駛F-5A執行例行演訓任務時,因不明原因墜入太平洋深處,至今人機俱未尋獲。他是我們2160期第一位選赴美國參與「海岸巡防隊」(The US Coast Guard)國際交流訪問計畫的同學。不幸的是,他也是我們68年11月17日走出復興崗後,第一顆橫空殞落的流星!109年元月2日,就在我上山開車經過宜蘭員山鄉的同時,新聞廣播傳來參謀總長沈一鳴上將,因座機墜毀不幸罹難的消息。遽聞噩耗,讓我噙著滿眶淚水,一路來到梨山。沈總長和我民國61年8月底在東港入伍,為空軍幼校21期。就在穿上麵粉袋縫製的「革命大內褲」,腳蹬「聯勤黑豹」膠鞋的那一天,我們被編入同一區隊的隔壁班。晚上在「藍天」對面,六號樓的大通舖內就寢,還可以互相饋贈彼此的鼾聲。不過,通常是我給得多,他給的很少。據說,沈一鳴父親是工程師,因工安意外過世。身為長子,為減輕母親負擔,讓她能扶養弟妹長大,才捨棄升高中的機會而來唸空幼。當時,他的偶像是李小龍。一有空,就會拿出私藏的傢伙,學電影《唐山大兄》中的招數,唬唬赫赫、左右手交替,把雙節棍耍得虎虎生風。當然,功夫還沒練成以前,有時候,也會K到自己的後腦勺。我的偶像則是小腹有六塊肌、腰間有人魚線,而且常常面帶微笑,即使擔任實習幹部,也從來不會藉故修理人的他。軍校七年,老沈唸得輕鬆愉快,上課、出操、運動、擔任鼓號樂隊最帥的「信號鼓」,還有國慶閱兵時的實習大隊長,永遠走在隊伍的最前頭。他不愛炫,但是,在一堆人中,總是可以見到他在同學中穿梭的身影。畢業那天,老沈以第一名成績代表同學上台接受證書和領獎。即使是這麼風光,也沒有「一鳴」驚人,因為,大家老早就習慣了……只有他,最能代表2160!重溯我和老沈等2160同學們的這些往事,讓我感慨萬千,終於明白,什麼叫做際遇和人生。唯一難以釋懷的是……職業軍人拿一生做賭注,將青春和生命貢獻給國家。他們老了!殘了!甚至與社會嚴重脫節了!為什麼在他們最需要幫助的時候,背叛他們,讓榮民背上「米蟲」的惡名?!厲害了!「這個國家」,這樣做,可是開了文明世界前所未見的惡例啊!在錐心之痛中,我從雲端硬碟裡挖出這首107年冬天回官校參訪後,當晚在岡山同學家裡寫成的感懷詩作,以祭奠老沈和其他幾位正在天上迎接他的兄弟們的亡靈。謝謝你們!謝謝你們陪我走過不一樣的人生道路,讓我覺得自己活得有價值,不再感到孤單。青冥有路,有一天,我們會在天上重聚。如果有來生,我不會再當職業軍人,特別是空軍!想飛,寧可當一隻生命短暫,卻可以翩翩起舞的彩蝶,或者,選擇當一隻翱翔天際、鳥瞰山川大地的蒼鷹。上帝如果要人類飛行,必定會賦予他一雙堅實可靠的翅膀。我們……有嗎?沒有!!但是,我們還是要飛。因為……是誰說過:「我生則國死,我死,則國生。」《再別筧橋-寫給我們已逝的豪情青春》闊別岡山逾卅載青青子衿鬢霜白漯山紅日依舊在昂揚歌聲寄塵埃此生飄飄知何似天地沙鷗去復來

沈一鳴因家境捨高中念空幼 同學悼念:我們會在天上重聚